当前位置:首页 >> 深圳旅游攻略 >> 新时代的深圳

 深圳介绍
    深圳概况
    深圳的历史与风俗
    新时代的深圳
    深圳酒店站内资讯
    深圳旅游线路
    深圳的著名景点
    深圳美食
    深圳购物
    深圳休闲与酒吧
    深圳日常生活之锦囊
    深圳的交通
    深圳地铁
    深圳机场
    深圳航空
    深圳的文化教育
    深圳知名企业
    深圳酒店预定常识
    深圳酒店新闻
    深圳酒店360度全景欣赏

深圳二线大事记


      有一首歌《春天的故事》中有句歌词:“1979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划了一个圈”,这个圈后来就成了深圳经济特区与非特区的分界线,即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

  先有深圳经济特区,才有二线,二线的争议是从特区起名就开始了……

  “经济特区”的名起好了,但如何与内地划清界线?还是在起名前的1979年春,当时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去北京汇报广东要建一个出口加工区(经济特区前身),当时就有人提出,广东如果这样搞,就得在广东边拉起一条7000公里长的铁丝网,以防资本主义的东西内溢。但随后主张改革的人恰巧从此得到启发,何不在深圳经济特区拉条线,以保证特区内的改革不受外界干扰,于是90.2公里的深圳二线就这样定下了。

  当时关于建二线颇多争议,但二线还是于1982年动工,1986年建成。建成后线内线外的改革都如火如荼。

  始提撤关 国务院认定暂不能

  1997年,香港顺利回归后,民间就有声音质疑二线。

  1998年,深圳市政协委员郁万钧、陈锡添首次递交提案,建议重新审议二线存在的必要性,主张将“二线”后移,只在通往东莞、惠州等交通要道设卡检查,不设围网,放宽《边防证》的发放。

  2000年2月,学者朱建国首次在一网站发表了《“深圳柏林墙”何时撤?》,一时引起了广大网民和深圳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的关注。是年深圳政协三届一次会议上,王富海等委员向大会提交了5份关于特区“二线关”问题的提案。这些委员力陈“二线关”存在的种种弊端:如关内关外楼价差别太大,造成土地资源浪费;线上周边管理混乱,易滋生腐败等,因此“拆除‘二线关’势在必行”。

  拆除二线的呼声越来越高,引起了中央高层的注意,是年6月25日,由国务院体改办特区司负责人为组长的“深圳二线北移调研组”来到深圳,经过一周的调研,得出结论:深圳经济特区二线暂不能撤,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

  批准改革 一二线管理方案通过

  此次深圳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将撤关的议案、提案带到广东省两会、全国两会上,尤其是今年1月15日,深圳代表团代表林娜在省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第一个提出要撤除深圳“二线”;3月在京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深圳的九位人大代表向全国人大提交议案,建议扩大深圳经济特区范围,而原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也提交提案,力主撤关。

  去年以来,广东省、深圳市政府也首次在不同场合发表对深圳二线的看法:在今年两会上,广东省副省长李容根说,“二线关”已经成为影响深圳发展的新障碍,省政府同意撤关,但是否撤关由中央说了算。与此同时,广东边防总队长张崇德去年下半年将调研提出的改革方案上交公安部并转国务院等相关部门。

  二线是撤、移还是改革,今年4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联合下文———《关于深圳珠海特区边防管理有关问题的函》,批准了公安部有关深圳珠海特区一线和二线边防管理的改革方案。

  特区二线毕竟是历史产物,它在现实中的留存意义能延续何时?二线的管理者、特区管理者、学者等都难回答。但有人认为,如果这次二线改革落在实处,成为一个平时虚设、应急时能动得起来的关口,那撤不撤都无关大碍;若改革后还是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障碍,撤关也只是早晚的事。

  上世纪90年代末期

  当有关一、二线管理议论潮起潮落时,广东边防总队的官兵们就此进行了多次调整、改革,比如办理优检证、现场办理七日有效边防证、耕作口放宽人员出入等,一项项便民措施也都落在实处,但这种修修补补的应时之策,难以跟上形势发展对一、二线管理的要求。

  2001年9月

  原任公安部边防局副军职调研员的张崇德,南下上任广东边防总队总队长一职。在两个月不动声色地踏查粤西、粤东、珠三角地区等多处边防部队之后,于同年11月底在拟制2002年工作计划中,首次提出了要对深圳珠海一二线边防管理进行改革,并在部队内部公开指出了一二线管理工作中所面临的困境。一石激起千层浪。

  2002年1月25日

  在广东边防总队党委扩大会上,该总队党委正式作出了要对深圳、珠海一二线边防管理进行全面改革的决定,提出了改革的基本思路。明确要求,总队、支队两级要抽出力量对一二线的管理等进行调查研究,年内完成改革方案。

  2002年5月

  总队深圳珠海一二线边防管理改革工作领导小组正式成立,由总队长张崇德任组长,副总队长喻应学任副组长,成员由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及有关处室领导组成,负责改革的具体组织实施。

  2002年5月10日

  张崇德总队长一行十几人再次悄然来到深圳、珠海,在实地踏查完一、二线后,从5月10日至6月10日,整整一个月,总队调研组实地踏查了深圳、珠海一二线的各个检查站和哨卡,先后与两市7个区12个镇的党政负责人及各界群众500多人召开了13次座谈会,从村、镇到区、市多层面广泛征求意见。大家一致的表述是:边防总队的举措太好了,最好快点搞!5月15日上午,调研组还前往香港,参观香港警务处边界警区,重点了解香港方面的边界设施、管理模式及勤务组织等。各种改革的数据、实例已基本了然于心。

  二线建设一串故事

  原二线副指挥长回顾岁月打开话匣

  深圳二线于1982年6月动工,原要求进行半年的现场勘测,20天就完成了;原要求三年建成,只用了两年半就交付使用;总投资1.38个亿,比原计划省了250万元。22年来,二线已成为深圳特区历史的见证。近日,已是78岁高龄的原二线指挥部副指挥长舒成友,跟记者谈起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二线故事——有人质疑建设二线 中央拍板说干就干上世纪80年代初,筹建二线一开始,民间就开始议论。甚至有人质疑:连广东人都不能随便进入深圳,那深圳还算广东的地盘吗?

  这种说法有些道理,但深圳既然是经济特区,就要与非特区有所区别。在特区内,包括外资企业在内的很多企业享有特殊的政策,同时,很多外资企业的产品不能内销,所以,二线关的设立不仅很有必要,而且迫在眉睫。

  说干就干,中央、省里和深圳各出三分之一总共筹集1.38亿元投入二线建设。1982年2月,深圳在现在的红岭北路设立了二线建设指挥部,已经58岁的舒成友披挂上阵,任副指挥长。

  勘测时间原定半年 力尽艰苦廿天搞掂

  当时特区与非特区的分界线是由空军空中拍照测量得来,以山脊为划分线的,如果依山脊建设巡逻公路,还要添设桥梁、道路等,耗费钱财,而按实际情况铺设,就必须现场勘测。

  1982年3月,每天清晨,58岁的舒成友带领着边防、武警等部门的代表共三四十人,坐着破旧的越野车,翻山越岭,进行勘测。不能行车时,他们就徒步。有时在荒山野岭里,还只能靠树木的叶子和星星的位置来辨别方向再前进。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大家集思广益,原计划需要半年才能完成的勘测和规划总任务,也只用了20天就搞掂。

  施工困难灵活应变 设计方案经济实用

  1982年6月份,工程正式开工。当工程进行到东段横排岭往盐田的方向时,出现了困难。按照国务院92号文中规定,巡逻公路走向“循特区分界线内侧山脚设立”,要修建这段公路就要多建50公里的路程,增加投资2000多万元。指挥部灵活应变,对拐弯公路“裁弯取直”,反而缩短了3公里。

  二线公路大多在山边坡角,建成差不多已有20年了,还是坚固如初。就是当时由舒成友建议就地取材,采出花岗石铺路的。

  浩大工程未闻腐败 提前完工节约百万

  这么浩大的一个工程,投资有1.38亿元,而且具体项目是由各个单位自行包干建设的,有没有出现违纪甚至腐败现象呢?舒老谈到这个问题时,十分感慨和骄傲:“指挥部70多号人,没一个有经济问题!”

  经过8000多名建设者两年的辛勤劳动,到1984年12月,经半年试管,二线工程提请国务院正式验收,总共才花了2年半的时间,提前半年完成。1985年3月,二线工程正式通过验收,还节约下来250万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支付方式 |  常见问题 |  深圳资讯 |  预订说明 |  申请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2004-2009 一路同行预订网 TEL:0755-88841216(20线) FAX:0755-61675911
粤ICP备:12077463